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1月20日 星期三

拉夏贝尔内斗激烈 一年五换总裁

随着一纸回复函曝光,新疆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ST拉夏(1.250, 0.02, 1.63%),603157.SH,下称“拉夏贝尔”)的经营困境已一览无遗。

拉夏贝尔内斗激烈 一年五换总裁

时代周报记者 李静 发自上海

随着一纸回复函曝光,新疆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ST拉夏(1.250, 0.02, 1.63%),603157.SH,下称“拉夏贝尔”)的经营困境已一览无遗。

1月7日,拉夏贝尔对上交所监管工作函的回复显示,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公司直营门店业绩下滑严重,同时,大规模关店造成公司资金紧张;关键岗位的人员变动对公司内控体系存在一定的负面影响。

此前一天,拉夏贝尔公告称,董事会于1月4日收到公司董事长段学锋的辞职报告。段学锋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应职务。

2020年5月,段学锋“空降”拉夏贝尔,是公司实控人邢加兴亲自提拔的职业经理人。

然而,上岗不满一年,2020年12月,邢加兴便拟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段学锋。从亲密牵手到分道扬镳,高层人事动荡,拉夏贝尔风雨飘摇。

上述回复函中涉及的两份“秘密文件”,也牵扯出段学锋与邢加兴的合作“内幕”。

据回复函披露,为解决邢加兴股票质押违约相关问题,为公司提供融资渠道;同时基于公司整体运营稳定性,邢加兴与段学锋当时所控公司及段学锋本人曾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和《备忘录》。

对于上述框架协议,拉夏贝尔在回复函中表示,公司其他董事及管理人员此前并不知情。

1月7日,时代周报记者联系拉夏贝尔相关负责人采访,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截至1月11日收盘,*ST拉夏报收1.23元/股,下跌4.65%。过去一年,其股价更是跌跌不休,Wind数据统计,2020年1月2日―2021年1月11日,*ST拉夏跌幅达78.42%。

董事长离职

在段学锋辞职之前,发生了颇具戏剧性的事件。

邢加兴分别于2020年11月27日、12月8日向董事会、监事会发出关于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请求。未获回应后,邢加兴决定自行召开股东大会。

2020年12月22日,拉夏贝尔公告称,邢加兴依据《公司法》《公司章程》的规定,自行召集和主持公司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此次会议将于2021年1月11日召开,欲审议关于提请罢免段学锋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职务的议案。

对于罢免曾是自己提名的董事,邢加兴给出了多方面原因。

邢加兴认为,在任职期间,段学锋未能深入了解公司业务经营管理状况,公司业绩大幅下滑;未能设立稳定的内部管理机构,公司管理人员频繁离职和变动,致使公司组织架构无法稳定发挥作用,无法保障公司的稳定经营。

此外,段学锋未经股东大会同意,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公司同类的业务,未能履行对公司的忠实义务,无法保障全体股东的利益。

公开信息显示,段学锋“身兼多职”。于2004年9月―2010年12月,任国信国际担保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2013年8月至今,任中科通融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执行董事;2019年6月至今,任迈尔富时尚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迈尔富”)董事长兼总经理;2020年3月至今,任新疆恒鼎棉纺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董事。

从履历上看,段学锋强项为资本运作,同时,他还担任着迈尔富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这家公司更是收购了C&A品牌,与拉夏贝尔形成同业竞争。

如今,还未等到股东大会召开,段学锋便选择了主动辞职。针对辞职原因,据媒体报道,段学锋表示:“个人的选择,以公司利益为重,不想公司再有内耗。”

“罢免大戏” 看似告一段落,但随着回复函的披露,两份“秘密文件”被曝光。

上述回复函中提到,邢加兴与当时由段学锋控制的迈尔富于2020年4月11日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同时与段学锋于2020年12月9日签署了《备忘录》。而公司此前并不知情。

《合作框架协议》显示,选举段学锋担任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公司法人,负责主持公司董事会的日常管理工作,特别是战略转型、投融资、资产出售等事项。并组成公司首届经营管理委员会,负责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及线下销售事宜,制定公司营运策略、压缩成本、拓展公司销售业绩、提升经营管理效率及效益。

引进段学锋,是邢加兴在债务危机下为救拉夏贝尔的重大举措,但如今看来,进展并不顺利。

一年更换5位总裁

拉夏贝尔陷入困局,除了历史原因、外界环境冲击之外,难以稳定的管理层也成为一个隐藏炸弹。

“管理层动荡问题解决不了,其他经营问题更难以解决。”1月7日,服装行业专家马岗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从2019年开始,拉夏贝尔就开启了动荡时刻。仅2020年一年,公司总裁位置就更换了5个人。

2019年10月,邢加兴辞去了拉夏贝尔总裁一职,由公司首席财务官、联席总裁、执行董事于强接任公司总裁。到2020年2月,仅履职4个月的于强又因个人原因辞职。

没有更合适的人选,邢加兴又接回总裁一职。两个月后,邢加兴再度辞职,2020年4月20日,尹新仔接任拉夏贝尔总裁。尹新仔从2013年8月开始历任拉夏贝尔销售和市场推广部总经理、营销副总裁、高级副总裁。

尹新仔在总裁位置上也只履职不到4个月,便于2020年8月申请辞去职务。2020年11月初,章丹玲接任。

但章丹玲上任时间更短, 1个多月后,12月10日,章丹玲向公司递交辞呈,辞去总裁职务,由张莹接任。

资料显示,张莹彼时任拉夏贝尔副总裁,分管经营条线品牌管理和品牌授权事业部总经理。2003年至今历任公司设计师、副品牌主管、品牌主管、品牌部总经理、事业部总经理。此外,其还持有邢加兴的一致行动人—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2.51%的股权。

拉夏贝尔总裁更换之频繁令人咂舌。除此之外,拉夏贝尔还有多位董事、独立董事及证券代表“出走”。

从频繁的人事更迭,可见邢加兴想要挽救拉夏贝尔的急迫,但面对拉夏贝尔资金和经营压顶的问题,显然难以力挽狂澜。

经营压力悬顶

按照邢加兴此前预想,他认为拉夏贝尔在2020年会有好转。

“通过对一些资产做变现,可能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拉夏贝尔又可以重新回到一个比较良性的状态来运转。”早在2019年8月份,邢加兴在接受时代周报专访时表示。

但事与愿违,拉夏贝尔的经营问题在2020年愈发严重。不仅没有走出困局,股票也“披星戴帽”。因连续两年亏损,2020年7月1日,拉夏贝尔A股股票简称改为*ST拉夏。

拉夏贝尔在回复函中表示:“2020年,公司管理层积极采取各种措施盘活现金流,包括但不限于精简人员、与供应商洽谈债务减免,加速消化库存,盘活公司存量物业资产等办法。虽然管理层积极开展如上各项工作,但截至本工作函回复日,公司仍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及债务压力。处置太仓物业也由于解质押的原因有所停滞。”

根据拉夏贝尔公告显示,公司自2019年12月9日—2020年12月9日,累计诉讼涉案数量为439起,涉案金额约15.23亿元。其中,重大诉讼案件1起,涉及诉讼金额约1.76亿元;累计涉及诉讼案件438起,金额约为13.47亿元。

2020年10月29日晚,拉夏贝尔发布三季报称,该年度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7.41亿元,同比下滑69.75%,净亏损7.83亿元。此外,2020年上半年,拉夏贝尔继续关店,截至同年6月30日,公司线下经营网点数量为3667个,较2019年年底减少1797个。

亏损于拉夏贝尔而言,已经成为常态。2019年,拉夏贝尔净亏损 22.36 亿元;2020年上半年,拉夏贝尔净亏损为7.07亿元,较上年同期亏损扩大41.97%。

2020年9月2日,拉夏贝尔宣布公司线上业务模式将由此前的公司自营调整为“品牌授权+运营服务”,似乎在寻找更轻资产的自救模式。

转做品牌授权,能否成功还得交由市场检验。但目前来看,邢加兴对于拉夏贝尔的经营状态仍不满意,拉夏贝尔的高层人事还会不会继续动荡?仍是未知。

下一篇:2021年星巴克能支棱起来吗?全年净利润腰斩 国产品牌围追堵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