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9月19日 星期日

作业帮与猿辅导遭行政处罚:估值或将大打折扣 投资机构遇风险

作为将行业近80%资金收入囊中的平台,有消息称作业帮与猿辅导都行进到准备上市的阶段了,但经过政策层监管调整,公司估值或将直接打折扣,在中后期企业高估值阶段入场的机构必然遭受估值倒挂的风险。

原标题:遭行政处罚 拟上市在线教育机构 与资方矛盾激化

[ 作为将行业近80%资金收入囊中的平台,有消息称作业帮与猿辅导都行进到准备上市的阶段了,但经过政策层监管调整,公司估值或将直接打折扣,在中后期企业高估值阶段入场的机构必然遭受估值倒挂的风险。 ]

整个国内教育行业进入近乎风声鹤唳的阶段,谨慎氛围笼罩在每家相关企业头顶,而愈加严格的教育监管举措与违规违法处罚通告也直接折射着当下紧张的行业局势。

多位行业人士在采访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方面行业监管肯定是利好行业健康发展的好事;同时,头部企业,尤其正在准备上市的在线教育企业,将在上市估值、资本市场认可、上市流程推进、自身业务拓展等诸多方面受到负面影响;另一方面,中小企业将在资金托管等监管举措、行业自身转化压力变大等挑战下活得更加艰难。

多项监管重拳将落下

在线教育企业时刻处在等待监管处罚落地的紧张状态下。

5月9日,曾有多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本周或下周,针对在线教育的监管通报要出来了。”

5月10日,国家市场监管部门宣布对“作业帮”“猿辅导”分别处以250万元顶格罚款。经查,作业帮在其官方网站谎称“与联合国合作”、虚构教师任教经历、引用不真实用户评价。两家企业均存在实施虚假或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行为、构成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交易的行为。

事实上,在线教育“头部玩家”受到处罚并非首次,2019年以来,各地及市场监管总局多次整治行业乱象。2019年1月16日,杭州市教育局曾下发文件,对知名校外培训机构杭州学而思培训学校存在的违规办学行为进行了通报,指出其严重误导与会家长对中考中招政策的理解,干扰了相关政策的制定。

2020年三季度,北京网信办会同属地教育主管部门针对“学而思网校”移动应用程序存在低俗视频、教唆早恋内容等突出问题,依法约谈网站负责人,责令其限期整改。

2020年5月5日,重庆市教委、重庆市市场监管局联合下发《关于近期校外培训机构超标超前培训和违规收费等问题的通报》(下称《通报》)。

《通报》显示,重庆新东方培训学校北碚校区存在未公示学科备案信息、未按要求公示班牌、公示栏培训教师信息与教师花名册不一致问题;重庆学而思有关校区则存在以下问题:部分课程超标超前培训,对新学员提前超期违规收费,利用学员入读名校进行宣传,涉嫌虚假宣传、虚假广告等违法行为。

此外,市场监管总局还表示,下一步将持续聚焦民生领域案件,加大校外教育培训机构执法力度,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行为,规范市场经营秩序,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

多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有关部门是在摸索对在线教育的监管形式,虽然具体政策条例尚不确定,但学前教育、资金托管、投放广告等是确定监管领域。未来一段时间,多家已确定在5月进行的投放广告全部暂停。此外,严格管制在线教育企业的预付款,未来企业全部资金有可能会进行第三方托管。

可能落地的监管举措中,金融一项将直接掐住企业命脉。一位投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针对在线教育企业进行的资金托管很可能就是“一课一消”制度,此前在深圳已有过先例。

2020年9月,深圳市消委会举办“好人举手共建消费中国式信任”活动,深圳市消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不少校外培训机构由于盲目扩张、经营不当等原因造成资金链断裂,使得教育培训行业‘爆雷’‘跑路’问题频现,消费者也因此陷入了维权困境。”

该活动中的创新举措之一是针对“退款难”问题而支持企业做出“合同期内无理由退费”“预付款接受银行监管”等承诺。由深圳市消委会联合课诚宝平台和中国银行(3.270, -0.01, -0.30%)共同打造预付款第三方监管机制。

一位在国内在线教育行业从事多年市场工作的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实施“一课一消”将直接控制企业资金命脉,家长确认上完一节课,企业才能拿到一笔钱,直接限制企业在市场拓展、品牌建设、拉新获客等多项市场业务的布局。尤其是伴随着一些在线教育企业正在推进上市进程,也是考虑到“一课一消”政策落地后对企业的限制。

估值倒挂后被捆绑的资本机构

今年1月1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了《资本漩涡下的在线教育》一文,表示针对当前比较突出的虚假宣传、定价高、退费难、卷钱跑路、盲目扩张等问题,在教育部门加强监管的同时,还需要有关主管部门联动,加强对资本市场的管控,加强对舆论氛围的引导,推动线上培训机构合法合规有序经营。

因严格监管举措及不明朗的政策趋势,在线教育企业估值或将大打折扣。

2020年疫情至今,多家头部在线教育企业被拉高估值,2020年12月28日,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超16亿美元融资,估值约110亿美元。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Tiger Global、软银愿景基金一期、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方源资本等,2020年全年累计融资金额达23.5亿美元。2021年4月21日有消息称,作业帮正考虑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至少募资5亿美元。

另一家头部平台猿辅导2020年共对外披露三笔融资——分别是在3月、10月、12月获得10亿美元、22亿美元、3亿美元融资,融资总额超35亿美元,估值达170亿美元。入局的资本机构包括云锋基金、德宏资本、高瓴资本、腾讯投资等。2021年2月,市场有消息称猿辅导“正在以超过200亿美元的估值寻求新一轮融资”,对此,猿辅导彼时回应称“消息不实,没有对外寻求融资”。

作为将行业近80%资金收入囊中的平台,有消息称作业帮与猿辅导都行进到准备上市的阶段了,但经过政策层监管调整,公司估值或将直接打折扣,在中后期企业高估值阶段入场的机构必然遭受估值倒挂的风险。

对此,云九资本合伙人王京表示,机构所面临的投资项目估值倒挂问题目前也没有很好的办法进行应对解决,只能直面承担这样的风险,以及在没有过重退出时间压力的前提下,待项目上市后,等待二级市场上公司市值上涨,再完成退出。

另外,就上市动作本身,目前被相关机构做出通报批评与罚款的教育企业们,也面临上市受阻、信息披露、情况说明等问题。

《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发行人不得有下列情形:最近36个月内违反工商、税收、土地、环保、海关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受到行政处罚,且情节严重”。触犯上述规定的教育企业如果在境内上市的话,将面临上市困难的风险。

但若是面向境外资本市场上市的平台,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新锐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境外交易所容忍度相对比较高,相关企业只需解释清楚不合规事件的主要原因、法律后果和采取的补救措施。

集体危局的教育行业出路在哪里

王京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线教育企业被监管部门处罚会对整个行业产生巨大影响——不论是上市,还是融资。但在线教育公司过去一年在一级市场估值不断增长,与企业自身的实际价值偏差太大,如今的监管也是在促进行业企业理性回调,不见得是件坏事儿。

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显示,2020年我国在线教育共发生111起融资,总金额逾539.3亿元,超过前四年的融资总和。热钱的涌入激化行业狂奔过程中的问题和恶习,《2020年教育培训消费舆情数据分析》显示,2020年全网共监测到有关教育培训消费舆情信息约384.8万条,其中负面舆情信息占70.49%,主要集中在退费困难、虚假宣传、培训质量和合同纠纷四个方面。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在线教育分析师陈礼腾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以上乱象的出现与行业的无序扩张存在关系,2020年疫情影响下,在线教育迎来发展机遇,在线教育被用户进一步认知,用户的大规模涌入也导致在线教育存在的问题更容易被放大。

对于种种乱象,伴鱼市场负责人翟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前一些行业乱象,可能与用户增速提高有关。例如退费难问题,由于很多教育公司采取预付费形式,公司经营不善后会发生连续问题,可能对消费者造成较大伤害。同时,成人教育、职业教育行业目前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在教研方面,一些中小规模的教育机构使用的教研资料可能涉及版权问题。

在头部平台被打击的同时,中腰部公司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一位主打家校连接的教育平台从业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波监管打击从教育行业格局来讲不会产生很大改变,影响是整体的;另外2021年整个行业的投放也将大大压缩,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无底线地烧钱补贴。

之前行业不健康的竞争状态在这位从业者看来直接带来诸多负面影响:

今年教育行业获客成本直线拉升,逼近万元,2020年单个获客成本最高时为八九千元。此外,成本提升的同时转化率反而降低了,2021年在线教育的转化率与续费情况都不乐观,政策层面的接连处罚与通报批评对行业与企业品牌均造成负面影响。

而在上述因素叠加下,各家机构辅导老师背负的转化压力也变大,直接导致推销过度,对家长群体多有打扰,甚至有扛销售业绩的辅导老师凌晨一两点还在给家长打电话做续报。

该人士称,需要整个行业警醒的是,因一度成为资本宠儿,黑灰产已经盯上教育行业,用户数据泄露严重,各种推销电话、欺诈短信让家长群体烦不胜烦。这些都是整个在线教育行业需要面临的困局。

下一篇:公牛集团被反垄断调查、高瓴、社保基金踩雷 公司火线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