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9月19日 星期日

闪崩跌停 丽人丽妆董事长遭网上寻夫 老板娘喊话:不想再隐忍

一家专注做女人生意的上市公司,却“后院起火”。在刚刚过去的三八“女神节”,有一条心酸的微博引发热议。

在刚刚过去的三八“女神节”,有一条心酸的微博引发热议。当天下午,微博名为“丽人丽妆(27.200, -2.86, -9.51%)翁淑华”的用户公开发文“寻找”丈夫,被迫公开喊丈夫“回家”。

据翁淑华的用户简介显示,她是丽人丽妆的001号员工,曾担任公司销售行政总监,而其“寻找”的人竟是A股上市公司丽人丽妆(605136)董事长黄韬。

在微博中,翁淑华@了汉理资本董事长钱学锋、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张勇、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自媒体人papi酱等人,试图寻求帮助,希望将微博内容转告给黄韬。

微博发布后,丽人丽妆“寻夫”事件持续发酵,截止发稿,该微博被转发数量接近2万次。受此影响,3月9日开盘后,丽人丽妆股票被资金抛售,股价大幅低开,并闪崩跌停,截至当日收盘,股价仍被封死跌停。

截至发稿前,丽人丽妆及黄韬个人未对此发声,记者尝试向丽人丽妆方面求证,目前尚未获得回复。

100亿上市公司“后院起火”,董事长长期晚上不回家?

万万没想到,一条微博竟“砸掉”上市公司13.44亿元的市值。

其实,翁淑华发布微博的当天(3月8日),丽人丽妆的股价并未出现大幅波动,而在微博发酵后,直接影响到了上市公司股价。3月9日开盘后,丽人丽妆股价被迅速砸跌停,截止收盘,丽人丽妆的总市值为120亿元,相比前一日蒸发了13.44亿元。

从近日的消息面来看,丽人丽妆的经营财务方面并没有明显的利空。而引发舆论热议的是,3月8日“女神节”一篇关于丽人丽妆董事长“不回家”的微博。

当天,丽人丽妆董事长黄韬的妻子翁淑华在微博上隔空喊话,称黄韬“玩消失”,这几年晚上从不回家,长期置家庭于不顾,而自己作为全职太太已经隐忍多年,一直和孩子在等待黄韬回家。

丽人丽妆是中国知名的线上化妆品营销零售服务商,成立于2010年,如今已经与施华蔻、兰芝、雅漾、雪花秀、相宜本草、芙丽芳丝、凡士林等超过60个品牌达成合作关系,并于2020年9月成功登陆A股主板。

据公开资料显示,1998年,黄韬毕业于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获得硕士学位,之后两年,黄韬任教于清华大学。在美国通用担任两年高管后,2002年11月,黄韬开始创业,先后创立了飞拓无限、丽人丽妆。

昔日夫妻店,成为一家100亿市值上市公司

如果说淘宝崛起背后站着千千万万个女人,那么在丽人丽妆的崛起背后,则离不开翁淑华。

其实,翁淑华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大众视线里,在丽人丽妆上市过程中,2019年,翁淑华作为丽人丽妆001号员工及黄涛妻子接受媒体采访,被相关媒体称为“贤良淑德型创业者”。

翁淑华回顾自己和丈夫创业经历表示,2006年黄韬得了急性糖尿病,开始回家养病。当时正值电商兴起,于是翁淑华夫妇在淘宝做起了店小二,补贴家用,翁淑华一边在家照顾生病的黄韬,一边经营着淘宝店,也就是现在的丽人丽妆。

2008年,相宜本草成为了丽人丽妆第一个代理运营的化妆品品牌,随后丽人丽妆的经营有了显著的起色。第二年,黄韬翁淑华夫妇迎来了第2个孩子,翁淑华曾表示,为了更好地辅佐黄韬打理丽人丽妆,怀胎十月毅然坚守岗位,临产前一天才入院待产。

后来,黄韬将大部分精力全部放在了腾飞的丽人丽妆运营上,而翁淑华也慢慢“退居二线”,成为了一名全职太太,照顾孩子。

2012年,丽人丽妆迎来最关键的转折点,引入阿里巴巴作为战略股东。

当年,阿里创投出资4500万元,拿下了丽人丽妆20%的股权,当时丽人丽妆的估值为2.25亿元。短短三年后,阿里系再次出手,出资11472.56万元购得丽人丽妆5.3%的股权,丽人丽妆的估值上升至21.65亿元。在一系列融资过程中,黄韬通过出让股权,累计套现了1.42亿元。

引入阿里巴巴之后,丽人丽妆的经营发展有如神助。

2012年后,丽人丽妆连续多年登上天猫化妆品品类销售排行第一名,并一路拿下了兰蔻、雅漾、美宝莲、兰芝、施华蔻、欧莱雅等多个个国际化妆品品牌的授权,生意越做越大,并于2020年登陆资本市场。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丽人丽妆的电商零售业务99%以上在天猫平台上实现,品牌运营服务也几乎全部在天猫平台上实现。

然而,2020年丽人丽妆上市的招股书中并未出现翁淑华的名字,目前翁淑华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也未持有丽人丽妆的股份。而截止2020三季度末,黄韬持有上市公司33.49%的股份,系第一大股东,以最新收盘价计算,其身价已超过4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翁淑华的微博简介一直都是:丽人丽妆的001号员工。

业绩增长停滞,丽人丽妆将何去何从?

作为一家化妆品代运营的电商企业,丽人丽妆的核心本领就是获取曝光度与流量。2016年4月,顶流自媒体人papi酱,在北京拍卖第一个视频贴片广告,起拍价为21.7万元,最终上海丽人丽妆以2200万的天价拍下,被认为是“创人类历史上单条视频广告最高纪录”,让丽人丽妆赚足了眼球与流量。

流量加持之下,丽人丽妆的业绩高速增长,2016-2017年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66%、70%,净利润增速分别高达145%、179%。但高速增长持续的时间并不久,2018年以来,丽人丽妆的净利润增速持续下滑,2020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为1.89亿元,同比下滑2.1%,为5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品牌代运营的门槛较低,化妆品竞争尤为激烈,丽人的日子也不好过,销售费用居高不下,占期间费用的平均比例超过90%,占营收的比例达到25%,几乎是行业平均水平的2倍。

尽管如此,挥金如土的高投入也没能带动营收的高增长,丽人丽妆在上市的第一年便进入了瓶颈期。

其实,从丽人丽妆的经营模式可以看出,虽然披着电商的外衣,但其本质上就是一家化妆品经销商,早期依靠互联网电商流量红利快速崛起,但是随着线上流量红利逐渐消失,线上竞争加剧,流量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没有独家品牌、渠道与技术的优势,例如丽人丽妆这种线上经销商的日子或许会越来越难过。

责任编辑:陈悠然

下一篇:基金大跌 基民上闲鱼“卖货回血”了!没人买基了?明星经理带头自购

会员评论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