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1月16日 星期六

中瑞电子:在建工程转固设备价值难确定 客户销售收入异常只字不提

​2018年,中瑞电子在建工程转固大额设备价值竟比转固机器设备价值超出2175.87万元,超出部分去哪儿了?2017-2019年,中瑞电子对丰江电池的销售额与丰江电池披露的采购额不一致,招股书对此只字不提,相关中介机构勤勉尽责从何说起?

12月10日,曾于9月16日因财务资料更新而中止审核的常州武进中瑞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瑞电子”)恢复审核,并完成了深交所的首轮问询回复。

中瑞电子系国内长期领先的圆柱锂电池精密安全结构件研发、制造及销售商,主要产品包括动力型、容量型锂电池组合盖帽。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中瑞电子实现营业收入3.57亿元、3.83亿元、2.79亿元和1.67亿元,2018年和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7.16%和-27.01%;同期,中瑞电子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5978.8万元、6671.75万元、898.43万元和2394.59万元,2018年和2019年,扣非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11.59%和-86.53%。可见,报告期内,中瑞电子营业收入和扣非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双双出现下滑。

除此之外,从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信息来看,中瑞电子的信披质量也不尽如人意。

在建工程转固设备价值难确定

招股说明书披露,中瑞电子在建工程主要由尚未建设完工的厂区工程和待安装调试完工的机器设备构成。2017-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中瑞电子在建工程账面价值分别为7613.97万元、8855.92 万元、12445.86万元和4605.34万元,占非流动资产的比重分别为25.25%、25.63%、24.73%和8.10%。此外,2018-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中瑞电子由在建工程转入固定资产的机器设备价值分别为1476.38万元、8203.91万元和8837万元。


与此同时,招股说明书还披露了报告期内,大额设备到厂日期与安装调试完毕转固日期说完情况(2018年的相关内容截图如下)。

整理这些大额设备转固信息可知,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中瑞电子转入固定资产的大额设备原值总额分别为559.83万元、3652.25万元、6150.13万元和5715.86万元。

由于招股说明书仅披露了在建工程中待安装大额设备的转固情况,而非全部待安装机器设备的转固情况,因此,由上述信息得到的转固大额设备价值总额自然不应超过报告期各期转固的机器设备价值。

可惜,结果却令人失望。

从上述两组数据来看,2017年,招股说明书未披露当期在建工程转固情况,结果不得而知;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转固大额设备价值总额均低于转固机器设备价值;但2018年却与众不同。

从上文可知,2018年,中瑞电子在建工程中,转固大额设备价值总额为3652.25万元,而转固机器设备价值却为1476.38万元。也就是说,2018年,中瑞电子转固大额设备价值总额竟比当期转固机器设备价值超了2175.87万元。

这里的问题是:既然大额设备转固信息显示,中瑞电子2018年转固大额设备价值为3652.25万元,为什么中瑞电子在披露2018年由在建工程转入固定资产的机器设备价值时却披露为1476.38万元呢?超出的2175.87万元去哪儿了呢?这两个转固的设备价值,哪一个是准确的呢?

客户销售收入信披异常

招股说明书披露,2017-2019年,广州丰江电池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丰江电池”,证券代码:837375.OC)分别为中瑞电子的第八、第十和第九大客户,销售额分别为1187.46万元、770.13万元和869.4万元。


但丰江电池2017-2019年的年报却披露了完全不同的结果。

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中瑞电子(其前身为常州市武进中瑞电子有限公司,下同)为丰江电池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额为1263.92万元。

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中瑞电子为丰江电池的第三大供应商,采购额为672.48万元。

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中瑞电子再次成为丰江电池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额为1038.87万元。

这就有点令人不解了。丰江电池在新三板挂牌,其相关信息自然可公开获取。既然中瑞电子对丰江电池的销售金额和丰江电池披露的对中瑞电子的采购金额不一致,中瑞电子在招股说明书中缘何对此现象不予以说明呢?亦或是中瑞电子及其中介机构根本没有发现这一差异,如果是这样,那相关中介机构的勤勉尽责又从何说起呢?

针对上述疑问,中瑞电子及其中介机构会如何答疑解惑呢?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下一篇:有研粉末:非经常性损益占比高达四成 政府补助输血或成饮鸩止渴